宁波帮文化

您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宁波帮文化

严信厚:中国近代企业开拓者
 发布: 2019/11/05 13:15:26 浏览次数:

严信厚(1828-1906)

中国近代企业开拓者,“宁波商帮”的开路先锋。创办源丰润票号,通久源轧花厂,浙江省最早的纱厂,通久源纺纱织布局等企业与当时的杭州通益公纱厂和萧山通惠公纱厂并称“三通”,为当时浙江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社会影响最大的三家民族资本企业。在慈城创办浙江第一家火柴厂“慈溪火柴厂”。通过举办一系列实业,以其为代表的宁波商帮完成由传统商帮向近代企业家群体的转型。


2016年6月14日,严信厚塑像在宁波帮博物馆揭幕,这是宁波帮博物馆内的第10座宁波帮先人塑像。

在宁波江北区扬善路1号,有一幢宁波市级文保建筑严氏山庄。巴洛克建筑风格、超长的圆形露台、三角形门窗,在老外滩建筑群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山庄的主人正是严信厚。

除了以上两处著名的遗存纪念,这个宁波帮开山鼻祖,还有更为生动的故事,在宁波人心中代代相传。

严信厚亦官亦商,一生富有传奇色彩。早年他结交熟稔官场的徽商大佬胡雪岩,被胡雪岩推荐为李鸿章幕僚,成为李鸿章手下的得力大将。1885年受李鸿章委派任长芦盐务督销,10年间积聚大量家财。在上海创办“源丰润票号”,分号遍设天津、北京及江南各省重要城市,形成新型钱庄网络。

从商人角度来看,钱庄当然是最好的生意。但严信厚并不想仅仅做一名商人,更不想仅仅是一名官商。严信厚想带领宁波帮人士抱团在商界开疆拓土,想推动“宁波帮”适应新的时代。

彼时的前瞻潮流是实业救国。随着东南五口通商,江浙手工棉纺织业受洋货冲击严重,洋货充斥宁波市场,一斤洋纱几乎等于一斤棉花的价值,使当时的宁波“巡行百里,不闻机声”,手工棉纺织业因此受到沉重打击。严信厚与洋人打过很多交道,知道当时工业的一些门道,他决定在家乡宁波试试。


①1887年3月,他联络新生泰洋布店老板汤仰高,集银5万两,在宁波北郊湾头创办通久源轧花厂,这是宁波的第一家近代工厂,也是近代中国第一家机器轧花厂。

②1889年,在慈城创办浙江第一家火柴厂“慈溪火柴厂”。

③1894年,他在轧花厂的基础上,联合沪甬巨商富贾集资45万两银,创立浙江省最早的纱厂“通久源纺纱织布局”,使轧花、纺纱、织布相连为一,极大地提高了与洋货的竞争力,与当时的杭州通益公纱厂和萧山通惠公纱厂并称“三通”,为当时浙江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社会影响最大的三家民族资本企业。

在上海,他投资兴办龙章机器造纸公司、上海同利麻袋厂、华兴水火保险公司(中国第一家内资保险公司)、利棉轧花厂、面粉厂、榨油厂、内河轮船航运等实业。

④1902年,严信厚受盛宣怀委托,创立上海商业会议公所,这是上海总商会的前身。执掌“中国第一商会”,是严信厚数十年从商生涯的巅峰。

  


作为上海总商会的首任经理,严信厚在沪期间,通过数十年的金融及工商业活动,把一大批宁波商人吸引到自己周围,在宁波帮的形成、发展过程中是一位开创局面的人物。通过举办一系列实业,以严信厚为代表的宁波商帮,完成由传统商帮向近代企业家群体的转型。

严信厚之前,在上海打拼的宁波商人很多,为什么独称他为“宁波帮的先驱”或“开山鼻祖”呢?宁波帮博物馆陈茹分析说,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脱离了传统意义上的商人身份,变成了一个近代企业家。而且他带着一群宁波帮人士,参与社会事务,完成了一个旧式商帮到近代企业家群体的转化。

本文摘自《天下宁波帮》第112期 10月刊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