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帮文化

您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宁波帮文化

赵安中:泽惠乡邦 馨香远播
 发布: 2019/11/12 13:10:28 浏览次数:

我是宁波籍的小商人,很小很小的商人,在动荡年代出生,连小学都没有读完,1949年就到香港,凭着自己的努力和香港发达的机遇,到今天这个日子,回顾一生,我躬身自问,既无显赫家世,又无骄人业绩。唯一感到欣慰,在我晚年,躬逢盛事,科教兴国,使我有机会报效桑梓,在贫困乡村建百余幢希望小学。我现在唯一希望,小弟弟、小妹妹从小学开始有机会读书,使人均教育水准可以慢慢提高,这是我一生希望,也感到高兴。”

——赵安中


赵安中(1918—2007)生于宁波镇海骆驼镇杜塘畈。他在而立之年,辗转漂泊香港,白手起家创立公司;又在耄耋之年,捐资1亿多元,为莘莘学子设立教育基金,助建了160多座教学楼。曾任香港荣华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宁波旅港同乡会名誉会长、香港甬港联谊会名誉会长,苏浙同乡会赞助人,是宁波帮杰出代表人物之一。

学徒生涯 苦乐年华

海天雄镇,百年商帮。落叶归根,每一位在外打拼的宁波人都有故土情怀;造福桑梓,每一位在外奋斗的宁波人都有回报梦想。翻开历史长卷,无数的宁波帮人士从这里出发,拼搏在世界舞台上,留下了开拓进取、勤俭克己的精神。

  其中不得不提一个人,赵安中。


赵安中先生与夫人回乡探亲

  1918年10月10日,赵安中出生在宁波镇海骆驼。他的祖父赵有伦,曾在宁波开过一家“正泰糖行”和一家“成大南北货拆兑行”,因其精明能干而被同行尊为“壳王”,家境比较殷实。但是到了赵安中父亲那一代,家道开始中落。赵安中的童年,几乎是在外祖父家度过的。外祖父林炳荣是当地首富,开着“穗样”米行兼酒坊,他对赵安中十分疼爱。于是,赵安中过起了养尊处优的日子。可好景不长,10岁那年,外祖父猝然离世,次年,外祖母也相继去了。

  “严嵩世道要过,黄缎马褂要破”,曾经优渥的生活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家的过继娘舅把赵安中送到团桥小学寄宿。后来,赵安中就读于叶澄衷先生所办的叶氏中兴学校,船王包玉刚是他的同班同学。

  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炮火惊动了中华大地,也中断了赵安中的学业。1932年,15岁的赵安中进入宁波江厦街的承源钱庄做学徒。虽然离开了学校,但求学之火依然没有熄灭。在承源的三年里,在这里,赵安中从一名上净茶、洗水烟筒的小学徒起步,每天打烊后,在昏黄的灯光下总能看到赵安中埋头苦读的身影,他甚至自学了上海立信会计学校的全套课本。

  1935年,赵安中在承源钱庄做出了一些成绩,当他踌躇满志地准备在商海里大显身手时,一场金融风暴呼啸而至,席卷宁波大小钱庄。十几天中,停业倒闭者竟达三分之二,承源钱庄也未能幸免。于是,赵安中失业了。1939年,赵安中人生路上的导师,他的母亲林杏琴去世,这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打击。次年,赵安中跟随亲戚去上海寻求出路。但上海的创业环境十分艰难,赵安中在创业路上步履蹒跚,他决定把握机遇,重新开始。

经商之路 上下求索

“路,要靠自己走。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经商之道,也要一步一步从头走起。”抗日期间,时局混乱,赵安中奔波于上海、汉口、重庆、广州,最后流落香港。

  1949年,而立之年的赵安中开始在宏兴金号,又一次回到学徒的起点。他志向高远、不怕劳累,广交益友。利用担任会计的机会,开始接触对日贸易。1953年底,赵安中毅然辞去可谓驾轻就熟的金号和布厂工作,东渡日本,去发展香港和日本的小宗贸易。两年后,赵安中的对日贸易已小有成就,但1956年,日本商行大举入港,堵死了赵安中的小本生意。万般无奈之下,赵安中只好进了日本的“江商”洋行香港分行当了一名小职员。既不懂外文,又无客户的他在不断碰撞中迅速成长,恶补外文,艰难开拓,商路大开,逐渐受到器重。在1961年,江商洋行改组成立熊谷江商,赵安中被擢升为董事。江商十年奠定了他一生的基业。


赵安中先生(右二)随同汤于翰博士伉俪为宁波大学科教大楼执锹奠基

  收入虽越逾丰厚,但强烈的民族意识使赵安中渴望掌握自己的命运,脱离洋商,独创事业。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纱厂帮在香港称王,做个纱厂老板是最吃香的。1961年,在好友李绍周的帮助下,赵安中创办嘉丰纱厂,先写出成本表,再写出计划书,采取“借船出海,借鸡下蛋”的策略:房子用租的,机器用日本人换下来的旧机器,棉花由日本人提供,至于开办费,就由两个人拼股。这是赵安中最早创办的实业。但是,由于战事影响,缺少资本,机器设备陈旧,再加上赵安中对纱厂的业务又是外行,因而从开工之日起,就一直亏本,三年间纱厂从未赢利,他却坚持不懈。

  1965年,赵安中将公司改名为荣华。之后香港的纱厂业重新振作,荣华也终于扭亏转盈,并获得了汇丰、渣打这样大银行的支持。多年的屡败屡战使赵安中养成了一种忧患意识,他深知,纺织业乃劳务密集型企业,其兴衰与劳务成本有着密切关系。当时,夕阳产业的阴影已在日本纺织业盘旋。赵安中意识到,这种阴影也必将笼罩香港,只有未雨绸缪,易地而战,才是生存之路。

  在一片柳暗花明形势下,赵安中居安思危,移师印尼,重辟天地。1972年,荣华迁至万隆,公司发展虽然屡遭坎坷,但赵安中凭借丰富的商战经验,力挽狂澜,终使公司在印尼站稳脚跟。

  1978年11月,印度尼西亚盾突然大幅贬值,以外币结算的荣华厂损失十分惨重,几乎成为灭顶之灾。久经风浪的赵安中却临危不乱,他冷静地分析荣华面临的形势,密切注视着市场的动向。几经思量之后,赵安中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从银行借入美元,兑换成印尼盾,向市场大量收购纱、布,用来缴清预售的期货,而自己的纱、布两厂,全部改做存货。结果,一个月后,市上存货渐缺,货价看涨;6个月后,货价上涨一倍多,荣华不但存货全部卖完,而且售出期货。就这样,一场飞来横祸在久经商战的赵安中的随机应变之下迎刃而解,不但化险为夷,而且因祸得福。


赵安中先生出席宁波大学安中大楼落成典礼

倾囊助学 懿德茂行

“捐资办学是没有金钱回报的投资,但远比金钱的回报更有价值。因为,人才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价值。”这位永远自谦为“小学生”的香港老板,在古稀之年,投身到中国贫困乡村的小学教育中。

  1981年,赵安中携夫人在阔别故乡32年后第一次回乡。改革之初,万事待兴。当时在香港、上海的当年叶氏中兴学校的校友们决定共同出资在镇海庄市办一所有相当规模的完全中学,以“中兴中学”之名来纪念母校。包玉刚、邵逸夫、赵安中等为复校共捐资港币1000万元。1987年9月,中兴中学建成复校,赵安中特意派小儿子亨文跟随包玉刚夫妇前来剪彩、致贺。中兴复校后,赵安中再次出资,设立奖教、奖学金,添置教育设备,购买图书,修复叶氏义庄作纪念馆,向学校捐赠电化教育设施等,使学校的各项设备日臻完善。


宁波大学林杏琴会堂

  之后,四明山区、象山海岛、豫陕边缘、云贵高原等贫困山区,留下了这位老人蹒跚的步履。包玉刚逝世后,宁波大学发展曾一度停滞,是赵安中带领宁波帮,开启了宁波大学的又一个春天。1995年4月10日,赵安中签下了捐建宁波大学的第一个项目:“林杏琴会堂”;1995年10月11日,他又签下了第二个项目:“林杏琴体育台”;此后,又陆续捐建“杏琴园”“杏琴苑”以及方便宁大教职工子女就学的宁镇路小学等一批项目。1998年下半年,赵安中偕同儿子先期捐款1000万元,在宁大成立了“杏琴园教育基金”,委托宁波大学通过教育投资项目的运作实现保值增值,产生的效益2/3,用于宁波大学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其余1/3用于捐赠“希望工程”。2002年秋,当小儿子赵亨文提出要出资为双亲改善住房时,赵安中却说,难得你有这份孝心,就把这笔钱捐给家乡吧,这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孝顺!原来,他早就想好了,宁波大学还缺少一座像样的行政与会展中心大楼,这笔钱正好派上用场。于是他叫赵亨文与宁波大学签订了大楼捐资协议,这才有了现今宁大校园内那幢高高的安中大楼,这是第一次以赵安中命名的捐建项目。赵安中常说:“宁大是我第四个儿子!”


宁波大学安中大楼

  赵安中不但身体力行,且带领家族的第二代、第三代成员共襄教育事业。据不完全统计,赵安中20年来,共捐助希望工程等教育项目148个,捐资总额逾1亿元,被称为“希望工程”的功臣。


年轻时的赵安中

桑梓情深 落叶归根

“母亲从来不将我同别人比,从不叫我学谁谁,从来不管我的个性,所以我随便到什么地方,思想永远是自由的。”说起母亲,赵安中的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怀念。

  母亲是他人生的第一任教师,虽然她从没拿过教棒戒尺,甚至没讲过一句教诲人的话,可是她给予儿子的是一种永远取之不尽的无言之教,是她让儿子养成了富不骄,穷不卑,自强而进取的性格,是她教儿子懂得人生总有希望。

  1989年,在母亲林杏琴去世50周年之际,赵安中再访故里。他偶然得知,外祖父林炳荣创建的团桥小学,也是自己幼年启蒙的母校,却年久失修,几乎不能使用。赵安中冒雨察看后,立即决定以小儿子的名义出资20万元,新建一幢多功能教学楼。大楼落成后,有人提议命名为“林杏琴教学楼”,以缅怀和纪念他的母亲,始终感念着母亲养育之恩的赵安中默许了。

  从此以后,“林杏琴”三个字仿佛成了赵安中捐资办学的“注册商标”,这个普通母亲的名字以赵安中的桑梓故地为中心,辐射到宁波各县(市、区)和省内温州、丽水等市的贫困乡镇。

  赵安中回报故乡不但身体力行,还努力培养下一代,将这份浓浓的桑梓情传承下去。三个儿子中,小儿子赵亨文是在香港出生的,从小外国话说得比中国话还好。赵安中暗自着急,设法请播音员录了一盘家乡话寄给儿子学习乡音,他还专门请老师教儿女们学习汉语。好几次回乡参加捐赠活动赵安中都把子女们带上,一次次返乡,一次次活动,将这份情怀深种。他常常对儿女们说:“甬江、四明山是我们的‘根’。树高千丈,叶落归根,‘根’是不能忘记的。”如今,他的后人们继承了这份精神,继续反哺着故土。

  阔别家乡几十载,但浓浓的乡音从未改变,儿时母亲的教诲余音缭绕,家乡的菜肴仍香甜可口,故乡的山水永驻心头。30岁远走他乡,30余载后荣归故里,此后捐资助学的事业是他回乡的又一个理由和牵挂。2007年11月,赵安中不顾年迈羸弱的身体,赶回故乡参加中兴中学100周年校庆。11月4日,赵安中与世长辞。长于斯、逝于斯。他的骨灰撒向四明山脉,与天地共存。

  这位老人怀着一瓣心香而来,用一生大爱托起故土的希望。

本文摘自《天下宁波帮》第112期 10月刊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