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帮文化

您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宁波帮文化

不比杜月笙差!这个富家女竟是宁波帮开山鼻祖!
 发布: 2018/08/06 14:23:34 浏览次数:

自从鸦片战争以来,西方列强纷纷入侵中国,占领港口,中国的大门被打开,外国商人纷纷来到中国发达的地区赚钱,特别是上海,为了更好抵御外侵,中国很多商人自发自组起来,其中就是宁波帮。

 

图上这名女子,看起很美丽,他可是宁波帮的开山鼻祖,他叫严仁美。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奇女子,不比上海的杜月笙差。当时的宁波帮是近代史上最大商业帮会,不同于上海的青帮。

 

严仁美

严仁美(1915年-),民国名媛,生于显赫的大家族。曾祖严筱舫是李鸿章幕僚,在上海参与创办中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并任第一任总裁,还创办了上海总商会及众多官私企业,被誉为宁波帮“开山鼻祖”。祖父严子均是严筱舫独子,世称“多才善贾,颇有父风”,以经营钱庄著名。父亲严智多是严家长房长孙,娶湖州南浔“四象”之首-小莲庄刘镛孙女刘承毅为妻。外公是刘镛第三子、上海房地产富商刘梯青。她最初嫁与苏州少爷马冠良,因无法忍受马冠良生活出轨毅然提出离婚。后来嫁与世代在沪经商的李氏家族的李祖敏,婚后夫妻恩爱一生。

七次剃光头

严仁美的曾祖父严筱舫(名信厚,1838-1906,浙江慈溪人)是李鸿章的幕僚,著名实业家,当过天津长芦盐务帮办,在上海参与创办中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并出任了这家银行的第一任总董,还创办了上海总商会及众多官私企业,是晚清社会著名的能人,被誉为宁波帮的“开山鼻祖”。

严仁美的祖父严子均(义彬,1872-1931)是严筱舫唯一的儿子,世称“多才善贾,颇有父风”,以经营钱庄知名,除了著名的源丰润银号,还经营源吉、德源两家钱庄,并承办源通海关官银号,在金融界很有地位。天津的物华楼金店和南京路上著名的老九章绸庄,都在他的名下。而严仁美的母亲则是湖州南浔“四象”之首小莲庄刘镛的孙女刘承毅。

严仁美结过两次婚,一次是家族联姻,她最初嫁与苏州少爷马冠良,因无法忍受马冠良生活出轨毅然提出离婚。后来嫁与世代在沪经商的李氏家族的李祖敏,是为了躲避一个日本人的纠缠。但夫妻二人一直很恩爱。

严仁美八个月即出生,其母见出生的孩子头上无发,很是失望。祖父却极开通,为其取名“仁美”,希望其越长越漂亮。严仁美的母亲听说头发剃光就会长头发,便在严仁美两岁之内,先后七次将其头发剃光,但效果不大。在其两岁时,一位任职小儿科医生的亲戚将她带到英国去,几番调养,至她回国,已然一头毛发了。

为了读书反抗联姻

严仁美6岁丧母,跟着太婆生活。七八岁时,后母的姑妈任职启秀女校校长,她便在此上学。

 

严仁美10岁时,五姑大学毕业,任职中西女中,她也便转校过去。中西女中是著名的贵族学校,她们年级共90人,其中八人最抱团。除严仁美外,那七个都是豪门望族的小姐,其中有民国财政部次长张寿镛的女儿张涵芬、黄楚九的女儿黄惠宝、中国驻法国大使的女儿唐民贞、福建富商林家的小姐林樱、苏州洞庭席家的外孙女沈幽芬……

在她读完初二的时候,家族发生了一起逃婚的事情。这件事对严家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严仁美的父亲醒悟到,这都是女孩子读书的缘故,便不许严仁美再去学校。严仁美不听,父亲无奈,就出个难题,样样都拿90分以上,就可以再上学。没想到,严仁美初三毕业考,考了全年级第一。但父亲仍然不让她念书,理由是已经许配人家了!

1929年,严仁美的六姑结婚,苏州小马家也有人去。小马家开义隆钱庄,还有当铺、米店等产业,家底殷实。马家找人传话过来,说他们看中了严仁美,想娶为儿媳。并一再上门提亲,无论什么条件都答应。一来,严仁美的确很漂亮,二来,马家的太太正生重病,急需“冲喜”。严仁美的父亲觉得马家不错,就答应了。从此把严仁美关在家里,不许去学校了。

中西女中最要好的八个同学,后排右二是严仁美

第一段婚姻注定破裂

严仁美一气之下,绝食抗议,果真两天没吃饭。结果,引得外婆带着五姨妈“打上”严家门来。双方几乎吵了起来。不吃饭又整天生气,不几天,严仁美病了,医生说是肺病。她外公当时已经搬到杭州住了,急忙将严仁美带往杭州疗养,还专门为她在房顶加盖了一间玻璃房给她晒太阳。严仁美在杭州呆了一年,身体渐渐好了起来。她与父亲最终取得妥协——嫁人可以,但要继续上学读书。

 

婚后,小马家太太的病果真好了。但一年后,严仁美怀孕了,无法再去学校念书。新婚的小夫妻,还专门请了英国教师,在家学英语、社交。当时他们经常与赵四小姐及其兄嫂一起出去玩。那时上海滩仅有两辆最新颖、时尚的别克敞篷轿车,一辆是赵四小姐的,一辆就是马家的。

马家虽多年经商,但本质上还是旧式家庭,跟严家崇尚洋务、注重实业有很大不同。他们夫妇一个是出身旧式家庭的少爷,一个是出身洋务家族的新女性,两人在思想观念、生活习惯等方面都格格不入。马公子长得英俊潇洒,但缺乏社会经验,在十里洋场交了些坏朋友,生活上发生了不轨行为,严仁美无法忍受,于是毅然提出离婚。

旧时大家族之间都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过去老派人家交朋友都要延续好几代人,到了严仁美这一代,加上性情投缘,严仁美和宋霭龄的大女儿孔令仪成了极要好的朋友。孔比严小一岁,两人无话不谈。

孔令仪知道严仁美婚姻不幸福,就常约她到孔家玩,还邀她乘坐孔家的船到香港游览。在船上,严仁美跟西餐师傅学会了做法式面包,连宋美龄都特别喜欢吃。严仁美尊称宋霭龄为“夫人”,而宋霭龄则说:“你不要叫我夫人,就跟令仪一样,叫我妈咪嘛!”盛家(盛宣怀家)、宋家、孔家人全都支持严仁美离婚,鼓励她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为了躲避日本人的追缠而二次结婚

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有一天干妈盛关颐对严仁美说:“我们准备离开上海了,新康花园15号的房子空着,你搬过来住吧。”

新康花园15号原本是孔令仪的房子,是栋漂亮的花园洋房。盛关颐只是带走了一些自己的衣物,所有的家具和日用品,全都留给了严仁美。严仁美很高兴,这时正是她一切都没方向的时候。她很喜欢这处房子,就请人把房子重新粉刷一下,把花园也重新打理一下,她本人每天来看一下,向工人关照她的要求。

可是烦心事来了,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的上海,日本人在租界里的势力一天天地膨胀,尤其法租界,日本人几乎无所顾忌。一些日本高级官员纷纷到高级住宅区里转悠,说是租房子,其实是抢房子。

(严仁美的“闺蜜亲友团”,右一是严仁美,左三是赵四小姐)

 或许是因为严仁美太美丽、太鲜亮了,一个叫山本的日本人还没看中房子,首先看中了她。他先是说要租住这栋房子,也天天来看房子。严仁美一再跟他说这房子不租的,是自己住的,可是他缠着不放,总是找理由来纠缠。等房子装修好了,严仁美准备搬进去的时候,那日本人居然扬言也要搬进来住!还叫人传话过来,说山本是个大官,当部长,还没有结婚,他人挺好,嫁给他不会吃亏的……甚至威胁说,现在日本人说了算,你硬不过他的!

严仁美一听,吓得要死,从此再也不敢去新康花园了,那栋刚刚装修好的房子,就白白让日本人抢去了。可是那山木还不罢休,她住到娘家,就派人到她娘家纠缠;她躲到叔叔家里,就有人到叔叔家附近盯梢;她又躲到朱家(小姑婆严毓珊嫁到海盐朱家),结果又把“祸水”引到朱家……亲戚朋友们都被弄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严仁美又气又怕,不敢出门了,整天关在家里。

这时孔令仪一家、盛关颐夫妇、盛昇颐等都到重庆去了,吴靖在北京,严仁美要找个知心人商量都不能。孔令仪托人带信叫她去重庆,并帮她设法办好了一切手续,可是临到要走了,马家却不同意把两个儿子带走,只允许她带走女儿。她舍不得扔下儿子,结果就走不成了。

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当父亲的开始着急了,找来叔叔婶婶姑婆共七个人一起商量,仁美的事该怎么办?商量下来,只有一个办法,赶快再嫁人!嫁了人日本人就没辙了!

于是大家沿着这条思路想办法,很快决定了小港李家的李祖敏先生。小港李家跟严家一样,也是浙江籍的世代在沪经商的大家族,代有人出。李祖敏先生光华大学经济系毕业,有学问,人本份,善待小孩,是李家坤房老四房的老六,没有成过家,还是大中火柴厂的老板。情况谈下来,双方都感到满意。为防不测,婚事必须火速办理。于是从七人商量定笃开始,三个月后就把婚事办了。

1943年4月12日,严仁美、李祖敏的婚礼在衡山路国际礼拜堂举行。为防日本人来捣乱,特地关照李祖敏的弟弟李祖莱找几个保镖来。结果李祖莱通过朋友吴四宝派了十个保镖来,前呼后拥,倒也威风。现在从他们的结婚照上看,伴郎伴娘都没有,十个保镖倒是赫然在目。婚后,日本人果然不再来骚扰。

 

婚后幸福 为国为民

严仁美与李祖敏婚后夫妻恩爱,非常幸福,几年后他们有了一儿一女,其乐融融。李祖敏先生很有责任感,为人忠厚老实,夫妻间没有一句口角,严仁美长期以来日夜惊恐之心,渐渐安定下来了。在工作之余,丈夫还时常陪她与朋友去法国总会(现花园饭店裙房)打球、游泳、健身,朋友圈渐渐扩大了,他们还经常被邀请出席亲戚朋友间的聚餐和派对。她只是觉得有一个遗憾——马家把她前面的三个孩子要回去了。严仁美想孩子,但马家不让见,她只能到孩子的学校里偷偷地与他们见面。

为了孩子的监护权,解放前严仁美与马家打过几年官司,最后只获得了探望权。新中国成立后,她再次起诉,这次,孩子才回到她的身边。

1951年,在为抗美援朝捐献飞机大炮的运动中,她不仅带头捐款,还发动工商大户的家属捐献,因工作出色,她被选为上海徐汇区的第一届人民代表,1956年公私合营,严仁美夫妇带头加入,他们还都是中国民主建国会的成员,与工商界的刘念义夫妇、荣毅仁夫妇、盛康年夫妇都是好朋友,大家常在一起开会和聚餐。

粉碎“四人帮”后,她本人还亲手办起了两个实业,一个是“侨友服务社”,一个是“侨星托儿所”。上世纪80年代,他们可以到海外走走了。严仁美夫妇仍不忘联络爱国华侨,争取海外投资。她到纽约先是住在亲戚家,两天后就被孔令仪接走了,在她家住了两个月。后来还去夏威夷探望了张学良和赵四小姐,去华盛顿探望了蔡文治将军。宋美龄从不会见从大陆来访美的人,对严仁美虽然也没见面,但托孔令仪送了她一箱子衣服。

20世纪末,与严仁美相依为命五十多年的李祖敏先生病逝了。几年后,她的小女儿也病逝了。孩子们担心她的身体,把她接到深圳与二儿子一家一起生活,给了她温馨、周全的照顾。现在,她的名下共有四代人,共三十七口,最大曾孙也已经是十七岁了。每到过年或是她的生日,她总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祝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