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观点

您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锐观点

梁信军:互联网让屌丝可与高富帅同台竞技
 发布: 2018/11/02 10:31:45 浏览次数:

 “2013年度华人经济领袖盛典”于近日在北京清华大学召开。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在颁奖礼上表示,目前社会存在一个重要的原则性的矛盾:阶层之间的分裂。“我认为作为一个和美的社会,阶层应该相互融合。”

  对此,他指出,互联网在改善这种局面上提供了非常好的平台,“至少在网上做生意的时候看不出屌丝跟高富帅的差别,这是屌丝和高富帅同台竞技的机会和平台。”

  另外,梁信军回顾自己创业历程说,创业时只有24岁,跟现场的清华学子年纪相当。他对年轻人创业表示鼓励,“我觉得如果你们决定开创自己事业的话,我认为永远是众多选择当中最有挑战的,然而一定回报最高的选择。所以,希望大家能够追随我,包括刚才其他几位(获奖嘉宾)的脚步。”

梁信军

  以下为现场实录:

  董嘉耀:掌声有请复星集团浮动式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上台领奖,有请!有请魏建国先生和王皓为他颁奖。王皓还把这个亲手签名的球拍送给梁信军先生。我们给王皓一个话筒,你们三位都到话筒前。王皓今天生日快乐,我们清华的学生一起祝贺王皓生日快乐!王皓,你是世界冠军,梁总事业做的很成功,很喜欢打乒乓球?

  梁信军:是。

  董嘉耀:为什么?

  梁信军:我觉得我一直不太运动,我乒乓球打的很烂,但是我可以一样享受乐趣,但是不必忍受伤痛的折磨。

  董嘉耀:王皓你可以向梁总提一个建议,或者把你打球的心得告诉他,看他什么时候能变成世界冠军。

  王皓:可能也是因为最近北京雾霾比较严重,还是建议梁总多打乒乓球,毕竟受到天气的影响。我作为体育的项目跟企业的管理者经营者,我觉得还是有一点贡献,因为毕竟乒乓球是在不断的竞争,不断的创新,不断的改变,可能个人喜好也是要不断的改变,不断的创新。乒乓球现在也变成国球,希望梁总把自己的事业做的像中国乒乓球一样。

  梁信军:王皓已经30岁了,拿了17个冠军,我刚才想,如果6岁开始打球,7岁开始打,一年拿两个也很累,但是真的因为大家离的比较远,看不出30岁,如果说22、23岁,跟各位的年龄差不多。

  董嘉耀:王皓为我们拿更多的世界冠军。

  梁信军:第一、真的很感谢魏部长,他亲眼看着复星成长,今天风尘仆仆在最后关键的时刻到达现场,真的很感谢他。第二,很感谢王皓,我想不到有这样一个殊荣。其实今天晚上我觉得需要感谢三个主办单位,《21世纪经济报道》跟凤凰网还有包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我有两个感谢。

  第一、进场我注意到10位获奖嘉宾里面有四位竟然是我的复旦校友,所以今天在座清华、北大、人大这么多校友在,明年你们的获奖人肯定比今年复旦要多,但是今年是不是我们一起为复旦先喝彩。

  董嘉耀:梁总前四届北大、清华的毕业生很多。

  梁信军:是,以后会更多。我给大家披露一下,一个是陆奇,微软的,还有华人文化的黎瑞刚,待会儿还有一个神秘嘉宾,最帅的那个人。第二、特别感谢三位主办方把这个奖颁给我,还是对复星过去一些工作的肯定。过去的确我们做的很辛苦,很努力,第一方面,我觉得在一个中国的本土公司,我们都没留过洋,没出过海,把自己锻造成一个全球化的公司,真的很难,但是我们的确做到了。

  第二、在互联网这块,大家都认为复星是一个传统行业当中的投资企业,但是在整个互联网的投资、兼并发展上复星做的非常坚决,而且卓有成效,我认为我们在这个领域过去一年来的进步大家都看到了。

  第三、在我们向整个以保险为核心的投资集团转型上,我们做的很坚决,也很有成效,才花一年时间,把保险板块建立好之后,第一年就全部盈利了,当然花了四五年的时间,但是是我们第一次拿全牌照的这一年,全部盈利了。所以,对我们这样一种公司长期竞争力的获取,对大家都是感谢的。

  我们过去一年在团队和平台的建设上也是非常成功。所以,一个感谢团队,第二,真的感谢各位媒体界的肯定。在这儿我多加一句,就是我刚才介绍所言,我创业的时候才24岁,就是今天各位的年龄,或者比各位年龄大一岁,两岁。那个时候在我看来,所谓总裁,董事长,20几岁人当时非常正常,当然到今天我已经45岁了,我再来看,我有时候会觉得,24岁稍微嫩了一点,但是我觉得如果你们决定开创自己事业的话,我认为永远是众多选择当中最有挑战的,然而一定回报最高的选择。所以,希望大家能够追随我,包括刚才其他几位的脚步。

  董嘉耀:我们请出资深媒体人提问,乐钱网创始人王炜先生。

  王炜:恭喜梁信军,过去复星长期把传统产业作为自己的核心投资区域,不管是钢铁,还是医药、地产。那么,今年复星特别强调互联网思维作为投资的核心考核指标。你觉得互联网思维对传统产业的投资有何意义?互联网思维会帮助传统产业做什么样的改造?

  梁信军:非常感谢,今天主办方对我很优待,第一是把我非常尊敬的,尤其在全球化方面这样一个帮助我们的导师魏部长请来亲自给我颁奖,包括有这么一点小爱好,公司同事知道的都不多,就是唯一爱好的乒乓球能够请到世界冠军为我颁奖,今天请到我的老朋友王炜来提问。互联网我有两个答案,一个是理性的,一个是感性的。理性的来说,客观讲我们比较重视互联网,但是直到去年6、7月份我才真正的重视。为什么?去年6、7月份我认为是一个拐点,互联网开始大规模的上数量级的影响所有的传统行业,到今年年底,我相信整个中国的社会零售总额估计有9%会通过互联网走。我再跟大家报告一个预测的数字,七到八年后,整个社会零售总额的36%左右是通过互联网走。如果回算到去年,或者今年,相当于社会零售总额的90%将通过互联网走。大家能想象一个国家,像今年这么大的销售额,90%通过互联网走会产生什么结果?它需要多少块地?多少仓储?多少的物流?会影响多少人?所以,我认为怎么形容这个行业的成长都是不过分的。最近网络炒的比较热的就是对互联网对金融的影响,一个小的基金通过嫁接互联网工具,走了过去20年的路。

  所以,我觉得对互联网从一个是规模的影响力来说,我们作为投资机构不能忽略。那么,第二、互联网本身有巨大的机会,也面临巨大的危机,就是移动互联网对于传统PC互联网的冲击。那么,对各位的在座的学子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对像我这样过去没有碰过互联网的人也是好消息,我们没有机会受到威胁,我一开始投的就是新互联网,不是很好吗。第三、互联网伴生出的传统行业让人很振奋,很兴奋。我觉得纯传统产业如果不嫁接互联网,一定你的生存会受到影响。所以,我认为互联网是让我兴奋和激动,这是从理性的角度来说。

  感性的角度,我觉得社会有一个矛盾,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则性的矛盾就是阶层之间的分裂。我认为作为一个和美的社会,阶层应该相互融合。所以,我觉得应该找一个方法解决这个问题,想办法让社会阶层自由的纵向的流动。我认为互联网提供了非常好的原则和非常好的平台,第一可以让屌丝在网上做生意的时候看不出屌丝跟高富帅的差别,我觉得一样。我如果买一台手机,究竟是通过苹果的旗舰店买的,还是通过清华大学的同学们在宿舍楼卖给我的,对我买方来说没有差别。但是,如果你是实体店呢?你开在清华大学的几号楼,跟开在北京的王府井[-1.39% 资金 研报],当然店的感受完全不一样。所以,我觉得互联网给了那些屌丝们一个可以跟大企业,跟高富帅同台竞技的机会,我认为这个非常难得。第二、互联网本身的创业者,也许从零开始,很小的开始。刚才我们已经见证了一个互联网的英雄,第一位70后的领袖,他就是一个很好的典型的例子。所以,我认为互联网帮助社会阶层更好的,更自由的流动。所以,我从情感上,包括我今天自己作为一个过去的创业的,今天有所积累的人,我非常愿意在这个方面投入自己的热情跟资源。当然,又能赚钱那就更好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