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帮文化

您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宁波帮文化

宁波帮的文化特征
 发布: 2018/01/03 09:55:55 浏览次数:

 作者:金普森 … 文章来源:《建筑与文化》2008年第5

旧宁波府所属鄞县、镇海县、慈溪县、奉化县、象山县、定海县六县,所谓宁波帮就是指这六个县在外地经商的商人集团。宁波所属的六个县是浙江滨海港湾和岛屿的主要所在地,正因如此,宁波商帮文化主要的不是儒家文化,而是海洋文化。这使得近代宁波商帮有大海的胸怀,大海的气魄,因而是海魂商魄。
       海洋文化的特征是开拓进取、审时度势、敢于冒险,反映在宁波商人群体上,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勇于拓展  

  近代宁波商人善于开拓市场,占领市场。《鄞县通志》说:“甬俗轻,夙称善商,行贩坐贾,遍于海内。《定海县志》也说:“国内北至蒙古,南至粤桂,西至巴蜀;国外日本、南洋,以及欧美,几无不有邑商足迹。宁波商人除在本省杭州、台州、温州等地经商以外,还在北京、上海、汉口、天津、沙市、苏州等城市在商界位据要津,特别是上海,成为宁波商帮主要活动地域,沪地为宁商辏集之区。到清末,宁波旅沪经商者不下数十万人。一些宁波帮巨商成为上海的风云人物。
清末民初上海工商界曾流行一句话:上海道一颗印,不及朱葆三(定海人一封信。上海两条以华人名字命名的马路———朱葆三路和虞洽卿路,都是宁波商人。    宁波商帮的活动地域在海外分布甚广。《慈溪县志》称,邑人四出营生,商旅遍于天下。十九世纪末一批宁波商人闯荡海外,依靠智慧和勤劳,在日本和南洋等地,创造了不凡业绩。20 世纪40 年代,香港是战后宁波商人活动的大本营。旅港宁波人以香港为跳板,又以香港为依托,进一步向日本、东南亚和南美洲等地发展。像香港的两位世界船王,一位是董浩云,他从供职天津航运公司,到自己创办中国航运信托公司,盛时有轮船近150 ,总吨位达1200 万吨,被誉为现代郑和。另一位是包玉刚,他以一条旧船进军航运业,经过近20 年的奋斗,登上了世界船王的宝座。他们把自己的企业发展成为全球性的企业,反映出宁波商帮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和开放闯荡的广阔胸襟。 

 

    二、善于创新  

 宁波商人保持特色的传统行业的同时,独具慧眼,适时更新经营项目,经营新兴行业。宁波商人经营银楼业、药材业、成衣业、海味业,在国内商界久享盛名。欧美轮船进入我国之际,宁波人就将自己经营的沙船业转而经营轮船航运业。像慈溪的董氏家族(董耿轩、董友梅、镇海李氏家族(李也亭是最典型的,他们经营沙船业致富,而后转向航运。航运业的开展,带动了关联行业,如粮食行、糖行、北货行、药材行等。他们积累了巨额家财,转而经营房地产、垦殖、银行、保险等新兴行业。    银庄业是宁波商帮得以发迹的又一支柱产业。上海实力雄厚的钱庄股东大多是宁波籍富商。单就镇海县而言,就有方介堂家族、李也亭家族、叶澄衷家族、宋炜臣家族等。  

      十九世纪末,宁波商人意识到钱庄将被银行所淘汰,适时地向新兴的银行业渗透。严信厚、朱在三、叶澄衷等巨商参与筹办了我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以后,又在上海、天津、杭州等地组建了多家银行。傅筱庵曾任中国通商银行总经理,方椒伯(镇海人任北京东陆银行上海分行经理,同时又任中国通商银行上海南市分行经理。朱葆三曾任中华银行董事长、浙江兴业银行总经理。1929年秦润卿、王伯元等人接办中国垦业银行,一次收足资本现银250万元。宁波商人自设的四明银行,以孙衡甫为董事长兼总经理,采用西方经营方式,除招揽工商业存款外,还设四明储蓄会等组织,千方百计吸收储蓄。1919,秦润卿的豫源钱庄改组为正明银行。1931年刘鸿生开办了中国企业银行。而后在苏州、上海设分支机构,扩充营业,经营证券买卖,获利丰厚。   

  除投资设立银行外,朱葆三、傅筱庵、虞洽卿等人还投资于外国银行。1934,浙江兴业银行在一份调查报告中说:“全国商业资本以上海居首位,上海商业资本以银行居首位,银行资本以宁波人居首位”,可见宁波商帮在金融界势力之盛。    宁波商人筹办或掌权的银行,对宁波商人的创业多予照顾。火柴大王刘鸿生经营10多家企业,获得了浙江兴业银行的支持,虞洽卿创办的航业集团,也受益于四明银行的财力支持。商业、工业、运输业与金融业相互为用,事业越做越大。他们思想机敏,顺应时代潮流,适应市场需求,及时更新经营项目,如进出口贸易、日用洋货洋布业、证券业、五金颜料业。钟表眼镜业、公用事业等等。他们在国内各通商口岸、通都大邑人众势雄,还在世界的某些城市占有一席之地。他们的审时度势、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反映了宁波商帮投资的新理念。  

 

      三、敢于冒险  

        做大事,一定要敢于冒大险。

        航海事业及海上的捕捞作业,有不测风云,其险情较之田野作业千万倍。民谣说:“三寸板内是娘房,三寸板外见阎王。海上置办货物、贩运贸易,风浪险恶,海盗凶残,人们视为畏途。凭借智慧和勇气,宁波人履险而不惊。早在秦代以前,宁波己有近海岛屿上的渔贩盐商。唐宋时期,宁波的商船远航海外。北宋时期,开往南亚、中东、非洲以及日本、高丽的商船也大多从明州出发。南宋时期,明州是市廛所会,万商之渊。但是明朝厉行海禁,宁波商人为了寻找商业资本的出路,铤而走险,进行海上走私贸易。清康熙开放海禁,宁波商帮的海外贸易有所复苏,宁波商船驶往南洋群岛等地经商。此外,宁波商人还经营沿海埠际贩运贸易,合计每年货运量约有2余万吨。沙船贩运业、海上进出口贸易都是冒险的行业,也是发财的捷径。宁波商人中有不少则是在干冒险事业中获取巨利的。
       宁波商人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40年代前后两次较大规模的海外创业,其风险更大。清末光绪年间,一批宁波人为生活所迫去海外谋生。所谓三把刀子闯天下,即理发刀、厨刀和裁缝刀。他们含辛茹苦,从下层劳动者做起,日积月累,把自己的事业一步步做大。慈溪的吴锦堂(后为关西财阀之称的巨商)1882年在上海一烛店当佣工,1885 年东渡日本经商。鄞县胡嘉烈(后为新加坡巨商)1924年去新加坡谋生,也在一家商店当学徒。20世纪40年代前后,国内社会经济动荡不宁,宁波商人大批地从上海等地到香港、台湾地区闯荡。那时的香港经济十分萧条,宁波商人凭借其在内地从事工商业的经验及所积累的资本,敢冒风险,奋力开拓,在竞争激烈的海外市场站稳脚跟。

       在此举两例,可见一斑。

       一是上海经商的王宽诚,1947年迁居香港,当时香港经济萧条衰落,不少人对香港前途没有信心,离港而去。而王宽成目光敏锐,果断地把资金投向房地产,并创办维大洋行等数十家企业,经营地产、建筑、船务、国际贸易等等,获得了成功。二是包玉刚,1949年赴香港,从事进出口贸易和国际航运业。60年代国际航运市场看好,各公司争着向日本造船界订船。到了70 年代,市场形势忽然逆转,许多船只租不出去,建造中的船只总吨位急剧下降,再也没有人向日本订船了。而包玉刚就在市场最不景气的1971年,敢冒风险,向日本公司订造了6艘船,总吨位达150万吨。这一举措,不仅赢得了日本造船界的尊重,而且随着国际航运市场的好转,包氏公司一帆风顺。到了80年代,跃居为世界七大船王之一。     

 

     四、同舟共济   

       沿海乡民驾船遇险是常事。一遇风险则风雨同舟,和衷共济。民国《鄞县通志》说,市人团结自治之力,素著闻于寰宇。和衷共济使宁波商帮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得以立足和发展。   

       宁波有谚:“同乡三分邻,同姓三分亲。民间素有乡邻互助的传统习惯。宁波人外出谋生,往往经族人介绍,同乡引荐,投亲靠友。叶澄衷祖上世代务农,14岁跟乡人去上海学生意。虞洽卿是乡间裁缝的儿子,他14 岁那年,同村族人虞九鹏带他到上海进瑞康颜料行当学徒。秦润卿也在15 岁那年由表叔林韶斋保荐,进上海协源钱庄学业。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这批人在外闯荡,都得到同乡和同乡会组织的帮助和提携,上海开埠后,大批宁波人涌入,同乡会组织成为宁波人进入上海商界的一个主要途径。  

       随着各地相继创立会馆,同乡扶助声势更加壮大。从建立各帮各业会馆到成立公所,到统一的同乡会,其功能也有变化,不仅叙同乡之谊,联同业之情,赡老济贫,还作为集议场所,维护共同利益,以求有利则均沾,有害则共御。宁波旅沪同乡会对团结同乡,协调商务,共同对外进行商业竞争,起了很大的作用。比如1909年虞洽卿等集资创办宁绍商轮公司,以与英商太古公司和法华合资的东方公司相抗衡。当时,以优惠的票价来争取旅客,在船上挂牌立永洋五角,致使太古轮乘客锐减。太古轮自恃资本雄厚,联合东方轮,把票价从一元降到三角,企图压垮宁绍轮,还以赠送毛巾、肥皂招揽乘客。在宁绍轮亏损、困境日甚的情况下,宁波旅沪同乡会发动宁波同乡集资,组织宁绍公司航业维持会,补贴宁绍公司亏损,并相约不乘载外轮,战胜了英商。      宁波帮文化的内涵十分丰富。孙中山先生在1916 年视察宁波时说:“宁波人对工商业的经营,经验丰富,凡吾国各埠,莫不有甬人事业,即欧洲各国,亦多甬商足迹,其能力与影响之大,固可首居一指者也。”我们应以历史的眼光审视宁波商帮的不凡历程,应以哲学的视野分析商帮的成败得失,以便发扬宁波帮精神,弘扬宁波帮文化。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