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帮文化

您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宁波帮文化

旧股票单里的宁波帮传奇
 发布: 2017/02/24 12:45:46 浏览次数:

      

张福彭、张瞻明父子早年合影照(王静 供图)

 

     丁酉初春,家居上海的张瞻明先生向宁波天一阁博物馆捐赠了一批股票单,共计35件。

    “天一阁是纸质类文献收藏、研究和修复中心。张老先生捐赠的这批股票单,在品种上弥补了天一阁此类典藏的空白,拓展了收藏范围,也有利于天一阁对民国以来纸质类文献的分析与研究。股份制度是民国期间一种先进的企业制度,这35件捐赠品反映了宁波人当时的入股、参股情况,体现了宁波人善于融入与创新的精神;它们作为实物见证,也有助于人们了解张氏家族及宁波帮的创业史。因而,张老先生捐赠的这批股票单和相关档案具有历史文物和文献资料价值。”天一阁博物馆典藏研究部主任饶国庆说。

    ■“招商局账房”娶了慈城千金小姐

    现年94岁的张瞻明先生,自小在宁波长大,读高小时去了上海,此后一直客居异乡。岁月悠悠,宁波是这位耄耋游子的乡愁,尤其是看到《宁波通讯》刊发的《甬籍商人张福彭》一文后,捐献家中珍藏的35件股票单,成为老人一大心愿。

    关于这些股票单,张先生是这样介绍的:“原来在上海的宁波生意人有个‘星期聚餐会’,父亲张福彭是发起人之一,参与者大多是国货业、钱银业的宁波同乡,聚餐会的主要议题是如何振兴民族工业,实行实业救国。遇到有人准备投资办厂或开公司,聚餐会的成员皆会买股参与投资,这样就有了这些股票单。”

    那么,这些股票单又有着怎样的前世?据《上海金融志》记载:“股票交易业自民国10年(1921年)信交风潮后被逐渐冷落达20年之久。”抗战前后的上海证券交易中,大多是公债,“股票不过应应卯,拍拍空板而已”。面对畸形的繁荣,在沪的“宁波帮”抱团取暖,参与民族工业的振兴。这些股票单是宁波人爱国、进取和团结的重要书证。

    捐赠股票单上书写的投资人,大多是张福彭及其家庭成员。围绕这些半个世纪前的股票凭据,张瞻明先生向笔者讲起张家与父亲张福彭的故事。

    张家由先祖张新初从河北清河迁居慈城。至张瞻明的祖父辈,移居慈城的张家才有点兴旺。晚清时,三祖父张彩堂告别白丁,谋得知县一职。张瞻明的祖父张序堂排行第四,成年后去上海谋生,不久谋得招商局账房一职,后来娶了慈城通判房冯家的女儿。

    慈城冯家乃千年望族,当地有“冯半城”之称。通判房冯家因先祖冯泾的忠烈(载入《明史》),其子出任应天府通判而得名。在慈城,通判房冯家又称黄道大门,留下的祖业除了多进百余间房屋外,还有温州的五味和酱业,嘉兴的天德药行等产业。张序堂谋得的招商局账房一职,旧时被称为“金边饭碗”,所以张冯两家的联姻亦可谓门当户对。孰料,天有不测风云,1903年,张序堂患白喉症抛下妻子和一双儿女去世。

    那年,幼子张福彭才6岁。所幸,冯家痛惜女儿的不幸,将黄道大门的西厢房抵给女儿一家。张福彭入住通判房冯家,真正成了外婆家的“外孙皇帝”。蒙读时的学智启蒙,童年时的做人之道,张福彭自幼接受的是千年望族的家训。

                                                                 张福彭投资的中国钟表公司股票影印

 

                                                                  张瞻明先生捐赠的股票单

       ■外出学做生意,热衷慈善事业

       旧时的宁波有送子弟出门学生意的习俗,张福彭也不例外。他15岁时,被送到嘉兴天德药行,跟着他的老板舅舅学生意,满师后又到上海久康参店见习生意经。据其子张瞻明回忆,父亲张福彭约于1925年开始自己创业,先开设振兴恒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此公司在我国的昆明、上海、广州、香港以及新加坡和越南均设有办事处。后与他人合资先后在昆明开设了恒丰百货公司和恒祥百货门市部,在新加坡合办中国贸易公司,专营办公用品及文教用品等等,生意越做越大,张福彭在昆明亦渐有名气。“有一次,母亲叫阿姐瞻英写信,只写昆明市张福彭先生收。父亲回家时,拿出这只信封,让我们看,还批评阿姐写信介粗心,连收信人的地址都忘了写。我们姐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母亲却笑了。原来是母亲故意试探父亲在昆明的名气到底有多大。”张瞻明笑着说。

    张福彭6岁丧父,早年的不幸成就了他吃苦耐劳的性格和审时度势的能力,张家的贫寒以及冯家的家风影响了他的钱财观念和拳拳爱心。为此,他白手起家,千里经商,成为有影响的商人,先后兼任中国红十字会昆明分会副会长,昆明红十字会卫生学校副校长,昆明消防队队长等职。张福彭兼任红十字会之类的慈善工作,除了做一些具体事务外,更多的负有经济责任,比如进行各种募捐。当时沪甬与昆明交通不如现在方便,但因生意上的联系,宁波同乡去昆明的还是不少,尤其是抗战后,当时宁波同乡看到一旦警报响起,张福彭便按捺不住,马上上街了解动态,并让医院、消防等部门做好急救准备。张福彭致力于昆明的慈善事业,其行为感染了同行与朋友,大家纷纷慷慨解囊,因而宁波商帮热心捐资红十字会的事迹,一时在昆明成为美谈,这自然也扩大了张福彭的名气。当时的张福彭还任宁波旅滇同乡会会长,他和他的同乡会同仁还创建佛教公墓,主要服务于流落异乡的宁波人。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第一次召开全国各地红十字会长大会,张福彭作为昆明的代表出席会议。只可惜5年后,他因突发脑溢血客死昆明。

         ■张福彭与“钱业领袖”秦润卿私交甚密

        由于种种原因,张福彭其人其事鲜为人知。

        笔者从2015年10月出版的《秦润卿日记》中发现:张福彭与近代上海著名钱业领袖,曾被视为“江浙财阀”核心成员之一的秦润卿交往甚密,无论是书信来往,还是登门互访。比如,每次张福彭回上海,其子张瞻明大多借秦先生的汽车前去接站。翌日,张福彭准会去秦宅拜访,接着是双方的设宴互请;秦润卿族侄长卿去云南读书,秦先生也是拜托张福彭照顾,多次寄往云南的学费或用品也托张转送。《秦润卿日记》还有两处记载了张秦两家的关系。一是1944年11月26日,张冯氏(张福彭母亲)70大寿时,秦先生到上海福熙路(现为延安中路模范村)的张宅道喜,并“赠送钱罕书写的寿屏一堂”;一是5年后的10月15日,张冯氏去世,秦先生又去安乐殡仪馆吊丧。其间的1946年1月23日,德高望重的润卿先生还做起媒人,给张福彭的公子张瞻明介绍女朋友,那女子便是后来的张家媳妇。

    此外,《秦润卿日记》多次写到的星期聚餐会,比如“应某某招饮,座中国货界人居多”,必会提到张福彭之名。其中一次星期聚餐会的议题是筹办华兴水泥厂,张福彭参与发起创办于湖北,并且是以妻子郑杏凤之名投资。改革开放后的1980年,该厂财会课还发函到上海,给投资者汇来历年的股息。这些来往信函,如今一并被天一阁收藏。

        ■股票单折射出宁波帮的创业传奇

        张瞻明捐赠的股票单里,书有张福彭、郑杏凤夫妇以及张瞻明、张瞻英、郑延源等股东名字,他们投资、参股的股份公司大多创办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涉及轻工、纺织、机械、制造(汽车制造)、化工、制药、橡胶、运输等十多个行业。人们较熟悉的有中国萃众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钟表制造厂股份有限公司、太乙调味粉厂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冠生园食品公司、梅林罐头食品厂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码头仓库公司和上海新华印刷厂等。一些企业的产品,如“414”毛巾、“三五”牌台钟、“佛手”牌味精,曾经影响过几代中国人。还有“梅林”牌莱阳蜜梨、糖水菠萝、糖水杨梅与“冠生园”月饼,这些食品甜蜜蜜,香喷喷,至今还留在宁波老人的舌尖上;至于“三五”牌台钟,它与凤凰牌自行车、蝴蝶牌缝纫机、红灯牌收音机,共同组合成一个专用名词——“三转一响”,曾经是一个时代的时尚,是宁波姑娘出嫁的奢华嫁妆。

    张老先生捐赠的这批股票单和相关档案中,其中一张“三五”牌台钟股款收据,还能引出一段宁波人与钟表业的史话。1912年,孙廷源、孙梅堂父子将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开设在宁波的美华利制钟工场迁到上海杨树浦,3年后,在闸北天通庵镇建起工厂,用机器制造多种零件,成为全国最早生产机械时钟的厂家之一,载入上海的史册。这一年,新厂制作的各式时钟,送往美国巴拿马博览会荣获金奖。之后的8年间,美华利钟厂先后为上海青年会、先施公司、上海电话局及北京中国饭店等104座建筑制造了336只大钟,“宁波制造”由此誉满大江南北,孙梅堂更是享有“钟表大王”之美誉。虽然美华利钟厂毁于“一·二八”淞沪战役的炮火,但中国制造不绝。此后,宁波人李康年投资创办中国钟厂,生产“三五”牌台钟,张福彭等同乡积极参与“三五”牌台钟的制造……

        老宁波称味精为“味之素”,源于味精曾是日本的舶来品。1922年,宁波北仑的张逸云与他人合资创办天厨味精厂,以半机械化方式生产“佛手”牌味精,并渐渐替代日本的味之素,成为我国近代最大的调味品厂。太乙调味粉厂股份有限公司亦是民族资本投资的调味厂,张福彭先后参股万余股。1956年,“太乙”并入天厨味精厂,创造年产265吨味精、同比增长163%的记录。股票单上的宁波人,不仅仅是股东,有些还是这些企业的缔造者,比如中国萃众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的沈维挺、王瑞鳞、李康年,康元制罐厂股份有限公司的周宗良,不一而足。

        张福彭持有的公私合营大中华火柴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同样折射出早年“宁波帮”人士在中国火柴业上举足轻重的地位。

       我国民族资本投资开设的第一家火柴厂,叫“燮昌自来火公司”,由宁波商人叶澄衷创建于光绪十六年(1890)8月9日。一星期后,首批国产火柴上市。1930年5月17日,浙江定海人刘鸿生(注:舟山时属宁波)将鸿生、荧昌、中华三家火柴公司合并成大中华火柴股份有限公司。其时,张福彭投资大中华火柴公司,26年后,张福彭投资的股票被折合成5000股。“荧昌”是宁波商人邵尔康于宣统三年(1911)5月创办的,邵尔康当年集资5万元,选址浦东的烂泥渡。5年后,增资至15万元在浦东陆家渡开设分厂。1920年5月,邵尔康再增资至40万元在江苏的镇江建第三分厂。据统计,这三厂共计职工达1093人。张福彭作为“宁波帮”一员,积极参与民族火柴业的薪火相传。

    如今,张福彭和家人留下的那一张张薄薄的股票单,力透时空,承载史料,折射出早年“宁波帮”的创业伟业,并将成为天一阁的永久珍藏。                                                                        (文/王 静)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