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帮文化

您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宁波帮文化

宁波帮:一个传奇的神话(上)
 发布: 2017/12/04 13:02:56 浏览次数:

130年前,有一个名叫利希霍芬(F·V·Richthofen)的德国地质学家到中国作了7次考察。他走遍了中国大江南北,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特殊种族"。他写道:"沿海有特殊种族,如宁波人。宁波人在奋斗努力,在大企业家精神方面较为优秀。宁波人是浙江人中的特殊分子……尤其是商业中的宁波人,完全可以和犹太人媲美。

"宁波帮是民国以来人们对宁波商人的一种通俗称呼,泛指旧宁波府所属鄞县、镇海、慈溪、奉化、象山、定海(今为舟山市)六县及后来划入的余姚、宁海在外从事工商活动的商人群体。宁波人历来以商著称于世,而宁波帮则形成于明清时期,特别是近代以来,宁波帮以其强烈的创业精神与杰出的经营能力抒写了中国商业史上的百年辉煌,至今仍活跃在海内外而名闻遐迩。

形成时期

宁波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东南沿海老商埠。这里地处东海之滨,扼南北水路要冲。史称"有鱼盐市舶之利,实东南之要会也"。秦汉时宁波称为鄮县,"以海人持货贸易于此,故名"。唐宋以来,宁波一直是我国开展海外贸易与对外交往的重要口岸。

良好的地理条件、浓郁的商业氛围孕育了一代代长袖善舞、经营有方的宁波商人。进入明清后,封建王朝厉行海禁,宁波海外贸易一度停滞,而走私贸易异常活跃。明初,甬江口外的双屿曾一度是沿海走私贸易的中心而异常繁华。此后,随着外出经商宁波人的相对集中,各种宁波同乡组织开始出现,如明末清初在北京设立的鄞县会馆、浙慈会馆就是史料记载最早出现的宁波同乡组织。

据立于北京右安门内郭家井二号四明会馆《四明会馆碑记》称,鄞县会馆"相传为明末吾郡同乡之操药材业者集资建造,以为死亡停柩及春秋祭祀之所"。"以敦亲睦之谊,以叙桑梓之乐,虽异地宛若同乡。"浙慈会馆则在清初成立,史载当时北京成衣行"皆系浙江慈溪县人氏,来京贸易,教道各省徒弟,故名日浙慈馆,专归成衣行祭祀会馆"。

进入清代以后,宁波商人更加活跃,如康熙八年(1668),慈溪慈水镇乐梧冈在北京开设同仁堂药铺,不久即誉满京城。乾隆年间,宁波商人在北京设立的"四大恒"银号,"信用最著,流通亦广",是京师"著名钱铺"。这时期,宁波商人不仅在北京、天津、营口等北方商埠势力有所加强,并在南方商业重镇常熟、汉口、上海等地建立会馆,结帮经商:

乾隆三十年(1771),宁波商人联合绍兴商人在江苏常熟创立宁绍会馆。乾隆四十五年(1786),宁波商人在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汉口设立浙宁公所。

嘉庆二年(1797),在上海谋生经商的宁波人集资创办四明公所。

嘉庆二十四年(1819),在关外、山东等地经商的宁波商人相约在上海设立浙宁公所。

明清时期,宁波商人从事的行业主要有民信业、药材业、成衣业、南货业及沙船业。尽管其势力与当时正处于鼎盛时期的徽商、晋商难以抗衡,但宁波商人的足迹已遍及半个中国,在各地商业贸易活动中异军突起。

问鼎之路

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用炮舰迫使清王朝对外开放,洋货与外国企业纷纷涌入中国,商机敏捷的宁波商人抓住这难得的历史机遇,迅速由旧式商帮转化为近代企业家群体,并借助传统家族同乡关系和近代上海崛起的地理优势,称雄中国商界达半个多世纪,为中国社会经济的近代化作出了重大贡献。

19世纪60年代以后,上海迅速取代宁波而发展成为全国乃至远东最大的工商城市与经济中心。上海的崛起吸引了一代代宁波人前往"淘金"。在整个近代中国,这种甬沪间单向的移民潮经久不衰。到清末,在上海的宁波人已达40万人,约占当时上海居民总数的三分之一,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旅沪宁波人已达百万之众。故上海有宁波人第二故乡之说。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涌入上海滩的宁波人大多白手起家,从最卑微的苦力活做起,如学徒、伙计、木工、裁缝、车夫、挑夫。他们艰苦创业,顽强拼搏,迅速在上海滩站住了脚跟。旅沪宁波人大多具有较强的自立自强意识,稍有基础便自立门户,成就自己的事业。他们审时度势,奋力开拓,领先一步,纷纷涉足新兴行业,特别是从事当时颇有风险又无人问津的对外经济活动,从而迅速壮大了自己。他们或充当买办代理洋商经营而起家,或经销洋货、附股洋商企业而获利,或从事对外贸易而发迹。

19世纪末以后,大批宁波商人纷纷投资兴办民族工商业,从中产生了一大批在近代中国工商界举足轻重的商界巨子与实业精英,如清末的严信厚、叶澄衷、朱葆三,民国时代的虞洽卿、刘鸿生、秦润卿、方椒伯、俞佐庭、蒉延芳、周宗良等。

来源:宁波金融史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