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会刊

您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协会会刊

宁波经促会会刊 2015年第2期
 发布: 2015/08/03 10:48:38 浏览次数:

  

  (2015年02期《天下宁波帮》会刊电子杂志,请点击图片进行阅读)

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考察深圳宁波商会回归项目

  6月15日,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一行在宁波杭州湾新区考察了深圳宁波商会回归项目宁波麟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这是继2014年8月以后,夏宝龙书记第二次赴麟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考察。

  宁波麟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深圳宁波商会常务副会长邬建辉于2012年返乡投资5亿人民币所建。公司专注于国际国内技术领先的高端医疗器械项目的孵化和产业化投资。公司目前已经投资的项目领域主要包括心血管微创介入新型医疗器械,骨科微创介入器械,微创外科新型器械,肿瘤冷冻治疗新型器械。

  2015年,宁波麟沣生物科技公司被列入夏宝龙书记亲自对口联系的浙江省重大产业项目。

努力架构通往中东欧的“灵桥”

    近日,宁波市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强与中东欧国家全面合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从会展活动、双向投资、贸易往来、旅游合作、人文交流、便捷通关、金融支持、长效机制等八个方面出台相关政策,保障宁波与中东欧国家全面合作取得实效,正努力把宁波打造成我国通往中东欧国家的“灵桥”。

力促双边贸易攀新高
    宁波与中东欧16国经贸合作已有一定基础。2014年,双方贸易额达24.43亿美元,同比增长7.6%,占全国总量的近1/20。其中,出口21.85亿美元,增长11.6%,主要出口商品是纺织服装、灯具及照明装置、液晶显示板、塑料制品等轻工家用产品;进口2.58亿美元,主要进口商品是废金属、铜、锯材和铁矿砂等工业原材料。自去年6月中东欧国家特色商品展在甬举办之后,一些特色农产品、食品也开始以宁波为中心,逐渐进入中国市场。
    为了推动宁波与中东欧国家的双边贸易再创新高,此次《意见》就促进双边贸易出台了有力的扶持政策。《意见》提出,办好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对中东欧客商参加在宁波举办的政府主导型展会免收摊位费,参加在宁波举办的市场主导型展会给予一定补助。在宁波举办的中国食品博览会设立中东欧国家专区,为中东欧国家食品企业提供免费摊位,并举办中东欧国家食品采购推介会。同时,打造好中东欧特色商品常年展,对综合馆内企业提供“零成本”入驻模式(由宁波进口商品展示交易中心代理销售),对国别馆入驻企业给予租金减免等支持。
    根据规划,未来五年,宁波与中东欧国家的贸易额年均增幅将达到20%,其中进口增幅约30%。

系列便利化局促“保驾护航”

    为对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推进宁波“港口经济圈”建设,《意见》在便利化方面有多项创新之举。意见提出,建立中东欧国家商品通关绿色通道,为中东欧商品进口企业设立“特快窗口”,优先报关、查验,优先采取非侵入式查验方式(H 986)。优化中东欧进口商品准入管理机制,简化检验检疫审批备案手续,进口水产品、肉类、水果等从受理之日起到向国家质检总局传递申请由原来的7个工作日缩短到3个工作日。简化中东欧进口商品入境查验流程,进口食品化妆品全面应用预检验模式。对目的地为浙江省域范围内的进口一般贸易水果等实行预放行制度。实施进口工业品分类管理,采信第三方检验结果加快验放速度。
    同时,支持我市中东欧商品营销企业完善内贸分销体系,对在国内重要流通市场、商场、超市和电商网站上建设中东欧商品分销基地及网络的企业,按其运营成本与销售业绩给予相应补助。支持我市外贸综合服务平台、跨境电商平台开展中东欧商品进口业务,对平台运营商和入驻企业按业绩表现给予相应补助。
    中信保宁波分公司将优先为符合条件的中东欧国家企业提供中长期买方信贷保险,帮助中东欧国家企业获得期限较长、利率较低的中长期银行融资。重点满足中东欧国家进口商的授信额度需求。另外,对与中东欧国家贸易产生的外汇收支业务取消事后逐笔核销手续,简化单证审核要求。允许中东欧国家居民将人民币兑换成外汇时,提供资金合法来源证明即可在银行直接办理,无总额限制。

着眼长远促进双向投资

    截至2014年底,中东欧16国在宁波累计批准的外商投资项目有72个,合同外资15621万美元,实际利用外资6580万美元;宁波累计批准在中东欧16国投资的企业和机构34家,核准中方投资额2037万美元,中方实际投资额1433万美元。
    为发挥宁波民营资本的优势,以及系列金融业务试点的优势,意见提出,鼓励宁波企业投资中东欧国家,支持宁波企业赴中东欧国家开办产业园、投资工业项目、建设营销基地、资源开发基地、承接工程业务,给予其前期费用、保险费用和贷款贴息等补助,对入驻中东欧国家产业园区的宁波企业给予一定补助。
    宁波企业赴中东欧国家并购可先行办理外汇登记汇出资金,在规定期限内再补办相关手续。允许宁波企业通过境外放款为其在中东欧国家的子公司和关联公司提供资金。简化和放宽境外投资外汇管理。宁波企业赴中东欧国家投资,300万美元以内的前期费用可由银行直接办理。超过300万美元的可经外汇局登记后到银行办理,最快当天可完成资金汇出。
    《意见》支持中东欧国家有融资需求的企业直接向宁波的银行申请跨境贷款。鼓励宁波的银行为中东欧国家的工程提供项目贷款。同时也支持中东欧特色产业、优势产品来宁波发展,对符合宁波产业发展导向的中东欧项目给予重点支持。加快宁波保税区中东欧贸易物流园区和慈溪中东欧特色产业园建设。

开展全方位的人才交流

    除了经贸合作,《意见》还相当重视人文交流,特别是宁波与中东欧国家之间的民间交流。本周,“百团千人游中东欧”首个大型旅游团将正式出行。我市鼓励出境游向中东欧国家倾斜,为中东欧国家的旅游资源推广搭建平台,对参加宁波国际旅游展的中东欧国家相关机构、企业免收展位费。
    同时,对中东欧国家友城艺术团体来宁波演出,提供场地、食宿和本地交通补助。对中东欧国家友好城市政府工作人员以及医疗、卫生、科技等专业部门来宁波短期学习培训提供资助。每年设立中东欧国家来宁波留学生专项奖学金,推动宁波学校与中东欧国家院校开展合作办学,筹建中东欧国家学校教育合作交流联盟。
    另外,宁波还将建设常年活动场所,包括东钱湖中东欧博览会会务馆和中东欧特色商品常年展展馆(宁波国际会展中心11号馆)。对中东欧国家有关商协会、官方促进机构落户宁波提供场地协调、租金补助、人才招揽等支持。
    最近,国务委员杨洁篪指出:“宁波是中国古代大运河南端出海口,和海上丝绸之路东方始发港之一。去年的中国—中东欧国家部长促进会议在宁波成功举行,现在,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官员、学者、企业家再次欢聚一堂,共同研讨‘一带一路’建设框架下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遇,相信宁波可以很好地承担起桥梁的作用。”

 

为宁波崛起奠基

——万里与宁波改革开放

     回顾宁波改革开放的历史,我不止一次涌动起这样的愿望:真应该为那些在关键的时刻,为宁波崛起奠基的人们塑一座群雕——邓小平、万里、谷牧、包玉刚、卢绪章、陈先……
在深切悼念万里委员长逝世的悲痛日子里,这个念头再次萌发。

 宁波是个好地方

    万里虽然只来过宁波两次,但每次都给宁波带来了及时雨。
    1983年9月22日、23日,万里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常务副总理的身份视察宁波。他在视察了镇海港、北仑港和石化厂后,22日晚接见了宁波市委常委,并听取了市长耿典华等关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宁波经济发展情况和今后发展设想的汇报。
    万里在听汇报时不时地插话,他一心想的是怎样让农民早富起来、快富起来。
    万里依然是那个传奇式的万里,文革中断然整顿铁道的那个万里,那个民谣中“要吃米,找万里”的那个万里,依然是那种大刀阔斧快人快语的风格。
    “要让农民增加收人,让他们富起来。不要怕他们富,怕的是不富。要叫他不富,共产党一天就可以叫他富不起来;要叫他富起来办法还真不多。”
    万里在听完汇报后,欣慰地说:“宁波是个好地方,是天堂嘛!”
    浙江省副省长的翟翕武插话:“在天堂的边上。”
    万里说:“在天堂的边上好啊!老天爷会照顾你们一点。大家好好干,把宁波建设好。”
    万里此行,主要是为了北仑铁路。9月23日上午,万里前往北仑港视察。在去北仑港途中,他沿线察看了宁波到穿山的原有铁路路基、桥梁等,询问了有关铁路工程设计情况,与陪同的同志交谈了修建宁波至北仑的铁路问题。
    万里当过铁道部长,对修铁路他是内行。
    察看完后,万里说:“北仑港条件很好,要很好开发利用。这条铁路,原来路基、桥梁都有基础,土方、石方可以就地取材,我看抓紧施工一年时间干成。”
    市委书记葛洪升说:“好,秋收后我们就动手干。”
    万里喜欢这样的作风,说:“好的,秋收后就搞,一年干成。”
    宁波人在副总理的激励下,立下军令状,拉开架势打了一个漂亮仗。结果只用了10个月北仑铁路大功告成。
    当时,作为驻甬部队的一员,我和我的战友也参加了北仑铁路的劳动。工地上那种热火朝天的场面,至今记忆犹新。
那个感觉,宁波真正的大开发大建设开始了!

为宁波开发与发展奠基

    1985年10月28日下午,一架专机降落在宁波庄桥军用机场。
    舱门开处,国务院代总理万里步下舷梯。在他的身后,是一个高规格的阵容:国务院秘书长陈俊生、国家计委副主任陈先、国家经委副主任赵维臣、国家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何东昌、冶金部部长戚元靖、交通部部长钱永昌、城乡建设环保部副部长廉仲、全国人大常委张承先、中国船舶总公司董事长柴树藩、国家教委委员黄辛白、经贸部顾问卢绪章。即使是出席联合国的会议,这个阵容也够强大的了。很难想象,这只是为了出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宁波大学的奠基仪式。
    这是宁波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盛事。
    也是宁波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荣耀。
    1985年10月29日11时20分,宁波大学奠基礼如期举行。在无数双眼睛的热切关注下,万里代总理、浙江省省长薛驹、国家教委副主任何东昌、国家经贸部顾问卢绪章和包玉刚夫妇等欣然执锹,隆重为宁大奠基。
    当天中午,万里代总理在镇海石化总厂外宾招待所设午宴招待包玉刚先生一行。
    也就在10月29日下午,万里代总理在镇海石化总厂外宾招待所,主持召开了关于宁波开发和发展的现场办公会议。
    出席会议的有随同万里来宁波的国务院各部委的负责同志;浙江省省长薛驹,宁波市委书记葛洪升;包玉刚和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李储文应邀出席了会议。
    决定宁波前途和命运的历史时刻到了!
    此后十几年的发展和建设证明,正是这次会议为宁波奠定了基础。
    可以说,万里代总理此行,既是为宁大奠基,也是为宁波奠基。
    而这一切,都是在邓小平和党中央的慎重安排下进行的,体现了中国最高决策层对宁波的重视和关怀。

“21世纪就看宁波了”
    据当年躬逢其盛者的回忆,在镇海石化总厂外宾招待所,万里主持的现场办公会议气氛十分热烈。
    万里谈笑风生。满头的白发,一口浓重的慢条斯理的山东话,连同他那些脍炙人口的传奇式故事,给人以一种特殊的风采。
    现场办公会议开始后,万里先来了一个开场白:“这次来有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参加宁波大学的开工典礼。包玉刚先生这次对宁波、对浙江、对我们国家作了一个大贡献,这是子子孙孙的大事,是件好事,所以我特意来参加。
    再一件事情,就是要研究一个问题,对宁波加快开发与发展问题。”
    头一个话题是宁波大学,万里寄予了很大的希望。
    国家一搞对外开放对内搞活,人才就显得非常缺乏。特别是经营管理、金融、外贸和经济立法方面的人才。什么经济师、会计师、审计师、律师,还有银行家,反正除了工程师,什么都缺。
    万里说:“宁波人、浙江人是最会经商的,跟北方人比起来,你这个‘宁波帮’经商那可是谁也经营不过你呀,这个地方是出人才的地方,而这个大学恰恰在宁波。”
    所以万里要求宁波大学要办成第一流的大学,给我们国内补充这样的人才,“这个世纪不行的话下个世纪嘛,下个世纪我们能不能生存,能不能发展,在于国际竞争;而国际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的竞争。”
    说到加快宁波的开发和发展问题,万里先对宁波的现状作了一个历史的回顾:从英国人用炮弹打开门户,也就是五口通商,直到改革开放初期,宁波发展并不快。这里因素很多。
    现在,有了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再加上解放这些年建设所打下的基础,这就有了加快开发的条件。
    说到加快开发的条件,万里归纳了两条:
    第一,北仑港是个很好的港口,看了以后觉得不错,很难得,这是个难得的基础,是个重要条件;
    第二,还有个重要的条件,就是宁波人在外边的特别多。这是个好条件。有这样一个条件,所以小平同志也很感兴趣,开发宁波的问题啊,怎么样动员“宁波帮”啊。
    说到这里,万里扫视了一下会场,清了清嗓子说:
    “这一次请了计委的负责同志,经委的负责同志,教育委员会的、交通部、城乡建设部、冶金部,你们几个部都来了,今天请你们发表意见,我的开场白就完了。”
    万里代总理的开场白后,薛驹省长提议:先由宁波市委书记葛洪升介绍情况。
    万里说:“好,宁波市先说。要短啊,说话要讲效率。”
    葛洪升简要地介绍了宁波的两大优势,两大优势中最大的优势是有一个好港,这是别的地方所没有的。从这个优势出发,宁波的发展立足于加快港口的建设,以港口促工业,以港口促内外贸易,以港口带动整个经济发展。
    葛洪升把目前宁波市的基本思路,简明扼要地归结为“一二三四”,即:
    一港:宁波港,也就是加快港口建设,发挥宁波港的三大功能。第一是承担远洋运输任务,就是三千海里以上的远洋;第二是发挥深水港的作用,也就是上海进不去的大船到北仑港过驳,用小船过驳到沿江、沿海;第三就是为宁波和浙江本身服务。
    镇海港主要为浙江服务,北仑港主要为全国服务。
    二路:水路和陆路。水路除了通过北仑港搞水水中转外,还要疏浚杭甬运河,与京杭大运河相衔接。先搞通航20万吨级,然后通40万吨级。这样,就可以增加几百万吨运力。陆路是公路和铁路。公路先把杭甬公路搞成水泥路,改造成合格的二级路,在“七五”后期搞成一级路(实际上,后来建成了现在的杭甬高速公路)。铁路,在修通北仑铁路和镇海铁路的基础上,改造萧甬铁路,也就是把目前480万吨的运量改造成600万吨到1000万吨(实际上,后来宁波利用自己的力量还建成了慈溪到余姚的地方铁路)。
    三厂:依靠港口,在港口附近摆一些吞吐量、运量大的工业,这一条是包玉刚先生带来的启示。一个是钢铁厂,一个是火电厂,一个是大石化厂。包玉刚先生出面筹建中的北仑钢铁厂规模和上海宝钢相仿,吃进去的大吐出来的也大,起码给北仑港增加1000万吨运量。
    北仑电厂两期工程共240万千瓦,电厂需要大量的煤,运量也相当大。镇海石化厂炼油能力要增长一倍,还要新建大化肥厂。炼油需要的原油从海上大船进来,成品油再从海上出去,一进一出也是很大的运量。
   (万里听到这里不禁拍案叫好:“好,这三样都可以!”)
    四是指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的4平方公里,以及小平同志题写校名的“宁波大学”……
    葛洪升一边介绍,万里一边插话、询问,一边请各部委的负责人发表意见。能拍板的就当场拍板。
    关于宁波大学的学科设置和管理体制问题;
    关于北仑钢铁厂的可行性论证和筹备问题;
    关于庄桥海军机场的军民合用问题,新建栎社机场的问题;
    关于组建驳运公司,实现北仑港的水水中转问题;
    关于把整个北仑区扩大为开发区,使开发区从4平方公里扩大到49平方公里的问题等。
    这些问题一个一个该议的都议过了,条件成熟的就由万里代总理当场拍板定案。
    一次会议解决了这么多问题,这决不是过去宁波市自己跑省、跑部,一个庙一个庙去烧香拜佛所能想像的。许多问题不仅牵涉到省,而且牵涉到好几个部委。如果不是万里代总理现场办公,有些问题不知要扯多少皮,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按说葛洪升应该满足了,但只听他忽又开言道:
    “我再汇报一下宁波开发建设的领导问题。”
    万里说:“不是有省府、市府吗?”
    葛洪升说:“我们研究过,现在一些大的项目涉及到整个国家、各部委,关系协调方面的工作比较多。市里、省里当然要尽力去做,但是最好请国务院或者中央哪位领导牵个头,省里参加,请包先生也参加。”
    万里说:“包先生是热心人物。”
    葛洪升接过话头说:“就像上午包先生在宁大奠基典礼上讲的意思,中央参加,省里参加,包先生参加,宁波的一些大事,我们就办得快了。”
    包玉刚插话:“我在外面跑腿,提建议。你们各方面有什么意见,我可以到国际上去讲,我去讲话要比副总理你去讲话方便点。我个人看法,一定要有一个中心领导小组,在中央,而且最好请你这位副总理领导,有权,有经验,可以决定事情。”
    万里说:“中央、国务院有个分工,就是谷牧同志。”
    葛洪升说:“那当然好罗,谷牧同志牵头,省里和包先生参加。”
    省长薛驹表态:“我们赞成。”
    接下来要议论的,就是给这个领导小组起个名。
    用包玉刚的说法,叫“中心领导小组”。
    葛洪升说:“领导小组或开发委员会都可以。”
    薛驹说:“或者是叫经济开发委员会,或者是叫宁波经济开发领导小组。请谷牧同志牵头,包先生参加,我们省里参加。”
    万里说:“你当然参加罗……成立一个什么?”
    葛洪升重复了一遍:“宁波开发委员会。”
    卢绪章补充说:“比较客观点,叫宁波开发顾问小组吧。”
    葛洪升说:“那还是叫委员会好,顾问小组人们会误解好像不能决定问题。”
    国家经委副主任赵维臣说:“还是叫领导小组。”
    包玉刚:“对对对,我十分赞成。”
    葛洪升说:“叫领导小组可以。”
    卢绪章说:“领导小组还可以聘请几个老顾问。”
    最后,万里一锤定音:“就叫宁波开发领导小组。你们定了以后,回去做个纪要再往下发。”
    包玉刚说:“这好极了,我做顾问,我跑腿。”
    万里说:“谷牧牵头,你当顾问,你们省里怎么样?”
    薛驹:“我们省里出一个。”
    卢绪章说:“那么,具体哪些单位呢?经委、计委、冶金部、交通部……”
    万里说:“那不要紧,因为有谷牧同志牵头,他可以搞了。”
    说到这里,万里加重了语气:
    “为了开发快一点,协调好一点,成立一个宁波开发领导小组,谷牧同志为组长,包玉刚先生为顾问,下面再由各部参加。”
    最后,万里以这样一番话结束了会议:
    “宁波的开发建设前途光明,希望宁波市广大干部群众继续努力,充分发挥宁波各方面的优势,加快宁波的发展,为使宁波尽快成为我国沿海首富地区之一而努力。”
关于国务院换领导宁波开发的这个机构的名称,据葛洪升回忆:
    第二天早晨,我陪万里同志和北京来的同志吃早饭,万里同志对陈俊生秘书长说:“名称问题,我考虑还是不叫领导小组,叫协调小组好,名副其实。”
    是年11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以“国阅(1985)80号文件”,转发了“关于加快宁波经济开发问题会议纪要”,对关系到宁波开发建设的几个重大问题作出了决定。其中一个对宁波建设产生特别重大意义的举措是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务院宁波经济开发协调小组”。后来人们习惯地简称为“协调小组”。
    国务院为一个城市专门设立领导和协调机构,即使不是绝后的,也是空前的。这个机构的设置,等于在浙江省、宁波市和国务院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它名为“协调小组”,其实在宁波人看来,它不啻是宁波建设的最高司令部。
    现在,最高司令部已经就位,宁波大规模开发建设的序幕就要拉开了!
    关于宁波协调小组,谷牧同志干脆把它归结为“八字任务”,即:“督促,检查,协调,仲裁。”
    谷牧说:省和市的问题,如果实在商量不了,就由吴敏达副省长来协调仲裁,有些问题非北京协调仲裁不可的话,先找陈先同志,他是第一道关口,先抵挡一阵,仲裁错了由我负责……
    后来的事实证明,宁波协调小组很好地完成了“八字任务”,在宁波开发建设的许多重大问题上,起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协调小组自1985年10月宁波会议决定成立,到1988年撤销,在三年时间里召开过6次会议,圆满地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或许是宁波人的能干,北仑港和海外“宁波帮”的优势,使万里对宁波寄予了厚望。在北京兆龙饭店的一次宴会上,万里以一个战略家和实干家的眼光,对包玉刚说过这样一句话:
    “21世纪就看宁波了!”
    如今,万里委员长走了。“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宁波,你将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